翁贝托·艾柯:维基泄密一泄如注其实空无一物

翁贝托·艾柯:维基泄密一泄如注其实空无一物

意大利大作家翁贝托·艾柯(UmbertoEco)日前在法国《解放报》发表封面评论,称目前喧嚣至极的维基泄密(WikiLeaks)什么密也没泄出来。

“维基泄密事件具有两重意义。”艾先生写道,“一方面,它已被证明是一桩伪丑闻,这丑闻之所以成为丑闻,只是因为它揭示出了国家、公民和媒体之间那种虚伪的关系。另一方面,它预示了国与国之间的沟通方式将出现重大变化,一个被退化所主导的未来。”

该评论题为《作为复仇者的黑客与谍战马车》(Hackersvengeursetespionsendiligence)。艾先生在文中说,维基泄密确证了一个事实,即情报部门所做的搜集工作,不过是将媒体剪报拼贴到了一处。美国人对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好所做的“惊人”分析,其材料早已在任何一份意大利报纸上都能读到(贝卢斯科尼本人拥有的报纸除外),而对卡扎菲的恶毒描画,则长久以来就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说,密电里只有人尽皆知的信息,这可一点都不稀奇,因为历来如此。走进那些卖秘籍的书店,你会发现里面的所有书,不管是写圣杯的,还是讲圣殿骑士或蔷薇十字会的,都不过是在老调重弹。这并非因为作者们不愿意去搞原创性的研究,而是因为人们只相信自己已经知道的事。这就是丹·布朗的成功准则,密电亦然。特务懒,特务头子也懒,他只认为他已经认为是真的东西才是真的。美国驻罗马大使馆就贝卢斯科尼发回国务院的绝密电报,其内容其实早就刊登在上个礼拜的《新闻周刊》上了。

既然如此,围绕着这些泄密,为什么还有如此之多的喧嚣呢?艾柯写道,首先,据说自从二战结束,国家首脑们可以自行打电话互致邀约,飞来飞去地共享晚餐之后,驻外使馆就失去了外交功能。除了偶尔的礼节性活动之外,它们已经蜕变成了谍报中心。任何看过那些文件的人都明白这回事,但即便如此,重复地在公众面前暴露这种虚伪,还是会让美国的外交官们下不来台。

其次,由于任何老黑客都能弄到世界头号强国之最高机密,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了国务院的声誉。所以丑闻对“加害者”要比对“受害者”的伤害更大。

回到奥威尔的时代,每个政权都被假定为老大哥,监控着其目标的一举一动。如今奥威尔式的预言已经完全成为了现实,因为政府可以监听公民接打的每一个电话,住过的每一家酒店,行经的每一条收费公路,一切皆可掌握。公民成了国家警觉之眼彻头彻尾的受害者。可真要泄起密来,便会一泄如注,没有什么国家机密的堡垒能逃脱黑客的光顾。国家监视着每个公民,但每个公民,至少是每个黑客——公民自行任命的复仇者,皆可深入国家的一切秘密。

如果权力连自身的秘密都无法守住,它还能怎样继续保密呢?艾柯说,诚如格奥尔格·西美尔所言,真正的秘密是空空如也的秘密,永远不会遭到泄露。同样,任何关于贝卢斯科尼或默克尔性格的事情,从本质上来说都是空空如也的秘密,是没有秘密的秘密,因为它们早已曝光于公共领域。但是对希拉里·克林顿而言,像维基泄密那样,揭出她的秘密只是空秘密的话,就等于拿走了她全部的力量。维基泄密不会对萨科齐或默克尔造成任何伤害,却能够对克林顿和奥巴马形成无法挽回的损伤。

就超级强权遭遇维基泄密事件可能造成的后果,艾柯预言,很显然,将来各国恐怕不会再将机密信息上网,那样做无异于在大街上张榜。同样明显的是,以今日的技术发展来看,用电话传递机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要想知道国家首脑是不是飞进飞出,有没有跟别国元首联络,实在是易如反掌。可将来的机密事情又该怎样处理呢?艾柯说,要是不想沦为科幻、甚至魔幻的话,他只能来一番时光倒流的想像:特工们蹑手蹑脚地上了公共马车,沿着蛮荒小路艰难前行。他们只能依靠记忆力保存情报,至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把密件藏进鞋跟(按:或是发馊的粥盒)。

艾柯说,他一度注意到,今日的技术正在向回退的方向发展。比如,在无线电报掀起通讯革命一个世纪后,互联网让我们重新回到了(依托于电话线)有线时代;录像带让影迷们可以一张照片再一张照片地看电影,也能用快进和快退去揭开剪辑过程中的所有秘密,而如今数字CD,却只允许你从一曲跳到下一曲;乘坐高速火车从罗马到米兰只需三小时,但若算上去机场出机场的时间,这段旅程坐飞机倒要花上三个半小时。所以,如果政治和通讯技术真要退回到马拉大车的时代,也没啥可大惊小怪的。

艾柯文章的正文刊于12月2日《解放报》第三页的社论版,“媒欧”(PressEurop)随后刊登了不那么严密的英译稿。

美国仍将维基泄密及其主管朱利安·阿桑奇视为烦。德国之声12月19日报道,前竞选经理贝克尔在保守派的电视台福克斯新闻网上公开说:“要想彻底解决维基泄密的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非法手段干掉这个养的阿桑奇。”说到敏感词“”时,电视台做了消音处理,但杀人言论毫无阻碍地播出了,主持人也对此津津乐道,与嘉宾们一起,高高兴兴地做完了整场节目。

关于WikiLeaks,与通行汉译“维基解密”不同,读书报一贯译作“维基泄密”。因leak一字意在“泄”,而非“解”。该组织所为,确也只是泄完拉倒,求解的事,则有各国媒体在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