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一直在给恒河“大扫除”为什么越扫越脏?

印度一直在给恒河“大扫除”为什么越扫越脏?

印度一直是世界人民关注的焦点。随着自媒体兴起,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知道了印度“干净又卫生”的梗,大家也对印度的水污染问题津津乐道。

就在今年7月,印度旁遮普邦的首席部长巴格万特·曼(Bhagwant Mann)向大众呈上了一幕悲喜剧。他在视察时了向民众展示水体的治理成果,喝了一杯来自“圣河”(Kali Bein)的水。结果两天后,他就因肠胃问题住院了。

近几十年来,印度政府多次着手对恒河进行全面清理,现在的莫迪政府也曾表示在2020年前完成恒河污染治理工作。但是,这些举措都没能彻底解决恒河的污染问题。直到今日,印度政府与人民还在苦苦思索“治河良方”。

纵观历史,恒河为何从“恒久之河”变为“污染之河”?困扰印度政府与人民已久的恒河水污染问题产生了哪些影响?历史上,印度政府曾想出哪些方法来治理恒河?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所导致的公共卫生危机对恒河有什么影响?

恒河是南亚的一条主要河流,流经印度北部及孟加拉国。恒河全长2525公里,流域面积91万平方公里,达印度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恒河也为世界河水流量前20大的河流之一。恒河流域为世界上最多人口居住的河流流域,有超过4亿人口生活于此,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390人以上。

恒河的原名为梵语词汇गङ्गा(Gangā),意为“快行者”,这个词语与梵语同属印欧语系的英语中“来”(come)同源。所以,恒河名字的本意就是速流、速去之河流。汉语中将其译为恒河,意为“恒久之河”。恒河被印度教徒视为圣河,印度教中也有称为“恒河女神”(梵语:गंगा,英语:Ganga)的神祇,是恒河的人格化。

按照印度神话,恒河女神为雪山神(喜马拉雅山的人格化)的女儿,雪山神女的妹妹。恒河女神的形象通常是一位有四只手臂的美丽女郎,两手持净瓶,两手持莲花。她的坐骑是海兽摩伽罗。

恒河的历史十分悠久,不仅吸引了亚洲人的目光,还在欧洲的历史记载中留下了痕迹。早在希腊化时代,古希腊旅行家麦加斯梯尼(Megasthenes)就在其著作《印度史》(Indica)中写道:“印度也有许多宽广的河流,它们源于北方边境的高山,穿过平坦的陆地,其中有不少河流相交汇聚,并入恒河。”

如果进行对比,我们会惊奇地发现,恒河与中国的长江黄河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传统上,中国人喜欢临水而居,印度人也不例外。恒河对生活在其流域中的数百万居民至关重要,他们依赖恒河获取生活必需。中国古代的许多朝代都建都于黄河与长江流域,而许多古印度国家的首都与首府曾设于恒河沿岸。作为印度教大国,印度的数个印度教圣地城市都位于恒河沿岸,包括赫尔德瓦尔及瓦拉纳西。

1857年,印度莫卧儿帝国灭亡。英国殖民印度期间,英属印度当局在西孟加拉邦建造了法拉卡堰(Farakka Barrage)。法拉卡堰是横跨恒河的一座拦河堰,其建造初衷是为了将淡水引入恒河下流的分流胡格利河。但法拉卡堰后来却导致恒河下游的盐度增加,对沿河的地下水和土壤造成破坏性影响,从而导致恒河的衰败。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恒河的污染也不是一日形成的。几十年来,学者们始终致力于探讨造成恒河污染的原因,希望为恒河治理提供帮助。他们总结恒河水污染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三点:

一是人口密度增加导致人类污水和动物粪便的处理不善。恒河流经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100个,5-10万人口的城市97个,普通城镇约48个。恒河中大部分有机质富集的污水都来自这些人群。

每天光坐落于恒河流域的印度教圣城瓦拉纳西里,就往恒河中排出了高达200万升的污水,因此造成恒河水中粪生大肠杆菌大量繁殖。而根据官方标准,可供安全沐浴的水体中粪生大肠杆菌含量应低于500/100mL,然而,甚至当恒河还未流过瓦拉纳西时,其上游检测结果就显示河水中粪生大肠杆菌含量已经达到标准值的120倍,即60000/100 mL。可想而知,人口密度增加所带来的愈加可怕的排放,对恒河的生态系统简直是灭顶之灾。

二是工业废物的排入。由于在恒河沿岸建立了坎普尔(Kanpur)、阿巴德(Allahabad)、瓦拉纳西(Varanasi)、巴特那(Patna)等一大批工业城市,无数的制革厂、化工厂、纺织厂、酿酒厂、屠宰场、医院也随之繁荣发展。这些工厂将未经处理的废物肆意倒入恒河中,造成了巨大的污染。这些工业废物造成了极大卫生安全隐患,总量约占恒河总废水量的12%。尽管工业废水的比例相对较低,但其通常有毒且不可生物降解,对恒河流域的人与动植物都会造成极大伤害。除此之外,日益缺水成为恒河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恒河流域的人们随意取用恒河中的水用于灌溉,水的流失速度超过了雨季的补充速度,导致了恒河水量持续下降。

三是宗教原因。在印度教节日期间,恒河将会迎来超过7000万人。他们通过在河中沐浴来净化自己过去的罪恶。在这个过程中,信徒在恒河中留下了大量的食物残渣与垃圾,造成了恒河的进一步污染。印度人认为在恒河河岸上火化尸体,将其骨灰顺着恒河漂流能够净化死者的罪孽,给他们带去救赎。而在恒河流经的所有墓葬之地中,最受印度教徒向往的当属瓦拉纳西恒河畔。假如不幸死于它处,死者也可因骨灰撒入恒河而被救赎。假如骨灰已经被撒入其它河流,死者的亲属可前往恒河为他求得救赎。因此可见,印度教徒的宗教观与死亡观均围绕恒河而展开,恒河是其现实生活与精神世界的重要一环。

最早在20世纪初,印度就有人认识到恒河治理的重要性。印度政治家马丹·莫罕·马拉维亚(Madan Mohan Malaviya)建立了一个致力于保护恒河的组织(Ganga Mahasabha)。经过长期斗争,英属印度当局通过了一项协议,以保持恒河畅通无阻。虽然该协议在法律上有效,但该协议的神圣性并未得到独立后的印度各邦和中央政府的尊重。独立后的印度发展迅猛,恒河沿岸人口的增长和工商业的兴起造成大量工业废物和废水未经处理就流入恒河,沿岸农田和耕地大量施用的化肥和农药因泥土流失伴随着雨水进入河流。自此,恒河水的污染日益严重,沦为被严重污染的“下水道”。

有感于恒河污染的恶劣现状,20世纪末,时任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迫切想要改变一切。他于1986年6月发起了“恒河行动计划”(Ganga Action Plan),其主要目标是通过生活污水的截流、分流和处理来改善水质,并防止有毒和工业化学废物从已确定的污染单位进入河流。该计划的主要措施有:修复现有排污系统,建造污水处理处理工厂,建设污水支流与分流点等。而经过科学处理后的恒河污水不仅可以用于灌溉,还能提供各种副产品如沼气和浓缩肥料。“恒河行动计划”第一阶段的成功为印度政府制定国家战略打下了良好基础,政府计划将该方案复制到该国其他受污染的河流治理中。

可惜,虽然“恒河行动计划”规定废水必须经过处理之后才能排入恒河,但该计划未能约束人们将未经处理的废水随意排入恒河的行为。直到2000年, “恒河行动计划”已持续长达15年,总共花费了约90亿卢比(合2亿美元)的资金,但恒河治理的成果仍乏善可陈。

转眼来到21世纪,恒河治理的问题再次引起大众的关注,而这次的恒河清理计划看起来比过往完善了许多。从制度上,印度中央政府根据1986年《环境保护法》第3条,宣布恒河为印度的“国河”。并于2009年2月20日成立了国家恒河盆地局(National Ganga River Basin Authority)。在资金上,印度政府将15.56亿美元的资金划拨给国家恒河流域管理局,用于恒河的长期清理及维护工作。世界银行也在2011年批准为国家恒河流域管理局提供1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恒河治理。

紧接着在2014年,莫迪第一次当选印度总理,信誓旦旦地声称将致力于清洁恒河,控制污染,让恒河重新焕发生机。莫迪在财政预算中宣布实施名为“致敬恒河”(Namami Gange)的治理项目,制定76套治理方案,在其5年任期内将拿出2000亿卢比用于恒河污染,促进恒河完成自我更新,并计划在2020年甘地诞辰纪念日前完成全部治理。

然而,印度国家审计总署将治理恒河审计显示,恒河治理计划的进展远远低于目标,而且项目的资金缺口从8%到99%不等。报告称其中多数项目已经超过完工期限,而且从工程进度上看,距离竣工还遥遥无期。甚至,莫迪政府为“致敬恒河”拨出的2000亿卢比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真正用来治理污染。因此,印度历届政府治理恒河的计划向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口号喊得响亮,效果却不堪入目。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世界各地都受到了影响。但对恒河来说,2020年却是恒河污染减排最有成效的一年。早在2020年6月,世界银行就启动并资助了第二个以清洁水为中心的项目。新的研究表明,恒河在2020年上半年进行了自我清洁。新冠疫情迫使印度政府采取措施限制公共场合聚集,恒河水的使用量便开始下降。

这期间,恒河水使用量仅下降10%,就促使恒河的卫生状况有了显著改善。然而,世界银行表示,一旦印度政府决定开放,将会造成恒河污染率继续攀升,导致印度面临水危机。同时,对恒河进行消毒和保护将有助于帮助印度降低贫困率,保护印度人民赖以生存的水资源。

果不其然,随着2021年至2022年印度新冠疫情的多次多发,印度的死亡率也在逐渐攀升。据当地媒体报道,尤其是德尔塔传播以来,新冠疫情导致恒河污染问题更严峻,主要原因就是死者尸体被抛入恒河之中。而造成这一现象既和人们的宗教信仰相关,也与人们的心态与经济状况相关。

一是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印度当地电视台引述一些当地人声称,人们非常害怕火化新冠死者的遗体,于是就造成大量尸体被遗弃在恒河的岸边与河中。

二是经济水平的局限性。而随着政府的封锁政策逐渐推进,许多印度人为逃避封锁从大城市转移到偏远地区,导致病毒继续扩散到更广泛的农村地区。这些地区的医疗卫生水平难以对抗新冠疫情,也无力应对重大公共卫生危机。当地媒体采访的一位居民说:“人们都剩不下钱来火化他们的亲人了。他们如果用救护车运遗体(去火化),就要收2000卢比(约28美元),而这高昂的费用迫使人们将遗体遗弃在恒河。”

总的来看,新冠疫情对恒河的影响明显是弊大于利。直到现在恒河的状况也没有太多好转,污染情况甚至愈演愈烈。最近,加尔各答的印度科学教育研究院(Indian Institutes of Science Education and Research)的科学家进行了一项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尽管政府实施了多项清洁恒河的计划,其下游污染仍然十分严重,与中部或上游地区相比,有明显的藻华和富营养化迹象。该研究称,这条河流的水质越来越差的现象可能对河流的水生生态系统产生长期的不利生态影响,包括对更高营养层级的鱼类种群等造成的影响。因此,科学家们对印度政府的恒河治理效果提出质疑,其调查结果已提交给政府。

科学家们从西孟加拉邦的恒河采集水样。来源/Punyasloke Bhadury

如果说恒河的污染已经很糟糕了,那恒河的水文周期对治理方面的影响可谓雪上加霜。从地理学角度看,恒河流域的水文周期取决于西南季风的活动,大约有84%的降水发生在6月至9月之间。因此,恒河的河川流量呈现出高度季节性,而这种季节性变化会导致恒河区域出现土地与水资源的问题,甚至可在同一年内造成干旱与水涝。多发的气象灾害不仅为恒河治理造成了极大的不稳定性,对人类生产生活也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性。每当夏季来临,恒河流域高发洪灾或旱灾之时,恒河治理的重要性就被远远地甩在后面。因此,印度政府对恒河治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治理效果与最初计划对比总是大打折扣。

许多关心恒河治理学者认为,虽然清理河流中的污染物非常重要,但是沿岸居民的配合也很重要。如果人们继续在恒河里洗脸、沐浴、游泳,并且将未烧完的尸体抛入河里,或者将一些日用品,不论是作为圣礼还是作为垃圾扔进河里,那么恒河污染状况难以改善。如果要使恒河真正变干净,那么印度不仅需要解决恒河的生态系统问题,也需要解决印度社会问题。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