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行以色列第1站 凯撒利亚

胡行以色列第1站 凯撒利亚

我们乘坐的是以色列航空波音789大型客机,在登机前,会有以色列航空工作人员分开这些环节。询问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但检查行李则是以抽查的方式。由于是跟随团队旅行,所以感觉并没有特别严格。

以色列与中国有6个小时左右的时差,飞行时间大概为12个小时,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长时间坐飞机。以色列航空的飞机餐非常丰富,搭配也很合理。飞行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晚上,并没有看到太多机舱外的风景,只是当经过喜马拉雅山脉时,借着月色,还是能看到大片的雪山。

北京时间下午快五点的时候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到达以色列的特拉维夫本·古里安国际机场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十点多了,换算成北京时间是第二天凌晨4点多。

经过12个小时的飞行,当飞机在本·古里安机场落地的那一刻,整个机舱中所有的以色列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虽然不是经常坐飞机,但还是第一次遇到飞机降落有人鼓掌的事情,而且是一群人鼓掌。后来就询问朋友,原来以色列是一个多难的国家,他们对每一次的平安降落都格外珍惜。

本·古里安国际机场的全称是大卫·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希伯来语名称: -,英语名称:Tel Aviv Ben Gurion Intl Airport),建成于1936年,1937年通航,1942年开通第一条国际航线,设施齐全,服务优质。

机场位于巴勒斯坦地区中部,距特拉维夫东南方15千米,靠近卢德市(但机场地区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市镇的行政区域),距耶路撒冷50千米,是以色列最繁忙的机场,也是欧洲最大的机场之一。本·古里安机场服务于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两座城市。

出了机场,大巴车将我们送到荷兹利亚(Herzliya)市的酒店时,已经是当地时间第二天凌晨了。经过舟车劳顿,我们已无法欣赏这个位于以色列中部海岸的富裕小城,赶紧入睡。

一早醒来,天已经亮了。拉开窗帘,一眼就看到了地中海。兴奋的我赶紧拉着妻子从酒店里跑出来,去到海边,欣赏地中海那优美的风光。在海边,偶尔能看到有晨练的人,远处有游泳的和划船的,还有几只可爱的小鸟,悠闲地喝着水。天气也非常的好,蓝天白云配着迎面地中海的风,让我们更加期待着这一天的行程。

用过早餐,我们出发去凯撒利亚。在《圣经》的记载中,有两处地方,一个是凯撒利亚腓立比,一个是凯撒利亚。凯撒利亚腓立比是明天的行程,我们今天上午去的地方是凯撒利亚,这座城市目前是以色列的重要旅游考古城市。凯撒利亚是由赛达国王斯特拉图一世所建的Stratonospyrgos城的旧址,公元前90年,由犹大国国王亚历山大·詹尼亚斯攻占,成为一座犹太城市。公元前63年罗马帝国征服此城,并令其自治。

在新约圣经《使徒行传》中,很多次提到了这个城市。当时来讲,这个地方是一个非常富裕的港口城市,希律王在位期间,曾大力建设此城,凯撒利亚意为“罗马皇帝之城”,以向罗马示好。

在此营修深水人工港,并配以神庙、剧院、跑马场、市场、大灯塔等市政设施,力图将此城打造为地中海贸易重镇。而现如今,经过地震和多次战乱的洗礼,有的沉入海底,有的成为废墟。我们只能从这些广阔的遗迹当中去想象当年城市的辉煌。

在大剧院遗址当中,我们能够看到,有类似于现代电影院座位号,在每一排座位上清晰标明。也就是说,早在两千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用对号入座的方式来售卖门票了,真的很厉害。当然,往日的辉煌始终无法逃避天灾人祸与战乱,无论多么强大的帝国,都有灰飞烟灭的那一天,只留下这些遗迹让后人唏嘘。

第一处经文意思是:我若行了不义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他们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我要上告于凯撒。”非斯都和议会商量了,就说:“你既上告于凯撒,可以往凯撒那里去。” (使徒行传 25:11-12 和合本)

第二处经文意思是: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同着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进了公厅。非斯都吩咐一声,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使徒行传 25:23 和合本)

这是保罗面对波求·非斯都的辩护词,在波求·非斯都接替凯撒利亚巡抚腓力斯成为新任巡抚后,到任后不久,就提审了还在监牢里的保罗。而这个时候,使徒保罗已经被关在监牢里两年了。(详细请参考《圣经·使徒行传24、25章》)

上面的英文大意是:公元58年,使徒保罗因为暴乱罪的缘故被送到凯撒利亚接受当地政府的审判,作为罗马公民,保罗要求在皇家法庭为自己辩护,保罗从凯撒利亚的港口乘船前往罗马,他在那里受试炼,最终被杀。这个大厅很可能就是保罗在《使徒行传》里所提到的“听证处”。

以色列的无花果树是先结果子再长叶子,这副图能让你想起什么?是不是耶稣咒诅无花果树的故事?

希律王(公元前37-4年)在曾经是腓尼基城的斯特拉图塔的原址上建造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市,并以他的恩人奥古斯都·凯撒的名字命名为凯撒利亚。它的居民——罗马人、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享受着罗马世界的乐趣:充足的水源、澡堂和娱乐场所。

在公元前6世纪,凯撒利亚成为罗马总督的所在地。公元66年,该城犹太人萨图斯作出了决定,他们反抗罗马人。公元70年,耶路撒冷被毁,凯撒利亚成为罗马朱伊亚省的首府。

这座城市在拜占庭时期(公元4世纪至6世纪)达到了鼎盛时期。它仍然是基督教学术的重要中心,它的港口成为成千上万朝圣者通往圣地的门户。犹太社区不断壮大,著名圣贤曾在此任教的宗教学院也在这座城市建立起来。

公元七世纪,征服了这片土地,凯撒利亚的地位随之下降。1101年,十字军占领了这座城市,86年后,萨拉丁征服了它并摧毁了它的城墙。现在的防御工事是由法国国王路易九世于1251年建造的。

在1265年马穆鲁克征服之后,这座城市被遗弃了。19世纪末,奥斯曼帝国当局将一群波斯尼亚难民安置在那里。

现如今,这座城市作为以色列重要的旅游考古圣地,在所有来以色列旅游的国外游客中,大部分会选择将这座城市作为第一站。(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