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球线起跳扣篮!联盟中弹跳能力最强没有之一他是疯狂空中舞者

罚球线起跳扣篮!联盟中弹跳能力最强没有之一他是疯狂空中舞者

1976年秋天,“J博士”宣布加入NBA后仅仅几个小时,有人冲到底特律科博会展大厅的售票窗口,把刚刚从福特汽车公司领到的薪水拍在柜台上大喊大叫:“把所有

如今的孩子们听到这样的故事情节难免一头雾水,因为他们根本无法体会“J博士”在那个年代进发出的惊人魅力。

高中时期的朱利叶斯·欧文就已经威名远扬,彼时他与死党互起绰号,因为小伙伴喜欢高谈阔论,欧文称其为“教授”,对方便以“J博士”作为回应。

从此“J博士”的绰号流传开来。欧文为马萨诸塞大学效力三年,NCAA最后一季他场均贡献 26.9分、19.5 个篮板。

欧文的职业生涯起始于ABA,效力过弗吉尼亚侍和纽约篮网两支球队,在ABA效力的五个赛季里,他场均贡献25.4分10.7个篮板,斩获3个常规赛MVP,2个总冠军。

“ABA最后一个赛季,他是我见过最可怕的球员。”前纽约篮网主帅凯文·朗格利说,“送出40分、20个篮板、15次助攻,外加一打盖帽,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人们认为ABA与NBA最大的不同就是花皮球、爆炸头以及朱利叶斯·欧文。

1976年ABA正式与NBA合并,拥有阿奇巴尔德和欧文的篮网显示出不俗的竞争力,然而球队没有兑现与“J博士”签下新约的承诺,双方陷人假局,当欧文绝不妥协的消息传出后,蓝网的球票销售完全停滞。

费城76人最终用一张300万美元的支票赢得了“J博士”的争夺战,这笔钱对于财政危机的蓝网无疑是救命稻草,而欧文也获得了60万年薪的新合同,然而这并非要一笔双赢的买卖。

1976年ABA总决赛第六场力挽狂澜的球队英雄约翰·威服姆斯公然斥责蓝网售卖核心的行为:“任何脑筋正常的人都不会卖掉J博士。”

1976年10 月 27 日,76 人客场对阵火箭,15676名球迷现场观战,创造了休斯顿主场的上座纪录。

人们热爱“J博士”,因为没有人能拒绝篮筐之上的表演,如凯文·明格利所说:“J博士’是第一位“天行者’,他让灌篮变得流行起来。

欧文在空中滑过,防守者最终都臣服于万有引力定律而纷纷落下,他依然高悬在篮筐之上,用舞者的风范将扣篮升华成为艺术。

有一次,芝加哥公牛的米基一约翰逊在防守快攻时试图制造欧文带球撞人,结果他一无所获,“J博士”轻轻松松飞跃了他,为了避免被欧文的球鞋踢到,约翰逊还十分明智地低下了头。

欧文奉献了无数精彩绝伦的空中表演,最让篮球迷心醉神迷的既不是1976年全明星赛上的罚球线起跳扣篮,也不是在迈克尔·库珀头顶完成的俯冲暴扣,亦不是1977年总决赛对比尔·沃顿的残暴颜扣,而是一个载人史册的反手上篮。

1980年5月11日,NBA总决赛第四场,76人以105比102击败湖人,将总比分扳回2比2。

第四节中段,鲍比·琼斯用一记纵贯全场的长传把球送到“J博士”手中。在对方紧逼之下,“]博士”右手运球突破,单手抓球高高跃起,他的身体飞到篮板后面半空中他的左侧空间已经被兰斯伯格和贾巴尔完全覆盖。

但见“J博士”猿臂轻舒、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后出手,拨球,擦板,球进。处于篮下的“魔术师”目瞪口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一生中见过最伟大的进球,没有之一。

欧文为NBA注入的不仅仅是炫目的表演和扣篮的新鲜感,也在NBA余火将熄的危急时刻成为了火炬手。彼时大多数球员们行为粗鲁,一身匪气,“J博士”却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

即便人们已经洗完澡回家,他依然愿意坐下,在伤痛的膝盖上敷上冰袋。面对数不清的麦克风和记事本,耐心地回答所有问题。

ABA与NBA合并的第一个赛季,“博士”率领76人杀入总决赛、遗憾负于开拓者。他用事实证明自己不是花瓶型球员。

1980/1981赛季欧文场均贡献24.6分、8个篮板、4.4次助攻、2.1次抢断,当选常规赛MVP,1980年和1982年76人两度杀人总决赛,尽管铩羽而归,但在东部、“J博士”的球队已经成为凯尔特人最头疼的劲敌。

与大多数外线球员一样,欧文需要内线 人为前一个赛季的MVP 摩西·马龙开出天价合约,火箭没有选择匹配,最具统治力的中锋终于驾临费城。

费城在常规赛获得65.胜17 败的骄人战绩,马龙蝉联常规赛 MVP,高呼“FO-FO-FO”的口号,76 人在季后赛所向披靡,总决赛横扫宿敌湖人,报了一箭之仇,32岁的“J博士”第一次戴上了NBA的总冠军戒指。

1984年丹佛全明星赛,“J博士”再度祭出标志性的罚球线年前他震惊世界的玩法,此时距离他35岁的生日只差一个月。在同一片场地上,他的头撞上了篮板,最终NBA决定将篮板下端削减 10厘米。

1987年“博士”正式宣布退役,帕特·莱利对他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是伟大的球员,真正让人铭记的是他的比赛方式。J博士的优秀与伟大如同世上所有的母亲,也如同罗马教皇,他们优人一等,与众不同。

但J博士独一无二,正是由于他在场上的所作所为,让他的另一面为众人所知。他的比赛牢牢地俘获了成千上万的孩子们的心,这为他们确立了正确的航向。我将以我见过的最伟大球员’来铭记“J博士“。

“职业篮球本身就是虚幻的存在。”“J博士”说,“上帝赐予了我们出众的身体,你就要对此懂得感恩并且肩负起一份责任,而我正确地使用了自己的天赋。”

如今远离职业赛场的“博士”仍然会尝试扣篮,当63岁的欧文再次飞起时,他依然是那个世人为之疯狂的空中舞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