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森堡夫妇:被美国以间谍罪电刑处死为何爱因斯坦要喊冤?

罗森堡夫妇:被美国以间谍罪电刑处死为何爱因斯坦要喊冤?

1953年6月19日傍晚,美国纽约新新监狱的行刑室,一对中年美国夫妇被捆绑在了电椅上,他们的罪名是间谍罪,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极刑。

首先受刑的是丈夫,他的太阳穴被接上了电极,他平静地闭上双眼,等待生命最后时刻的到来。

然而,第一次通电时,丈夫并未死去,刽子手于是提高电压,一连用了三次电刑,他的心脏才停止了跳动。

旁边的妻子声泪俱下地控诉道:“你们这帮魔鬼!相信我们的死,一定会被世人铭记!”

这对慷慨赴死的夫妇,就是苏联情报人员朱利叶斯·罗森堡和爱瑟尔·罗森堡,通常称为罗森堡夫妇。

镜头回到1949年9月9日,西北太平洋上,一架美国的侦察机正在执行任务。

苏联竟然也有了,对于美国人来说,毫无疑问是当头一棒——这意味着他们垄断全球核技术的美梦破灭!

大家知道,美国在1945年才第一次引爆,从的计划到投产再到引爆,美国人都是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而短短4年之后,苏联也成功进行了核试验,美国情报部门觉得匪夷所思。

美国情报部门一口断定:一定是有苏联间谍潜入了内部,窃取了的重要技术资料!

1945年秋,前苏联驻加大使馆机要译电员古津科,携带大量叛逃,然后向美国提供了大量情报,并声称有苏联间谍潜伏在美国。

1949年,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了曾在美国原子能机构工作过的英国科学家福克斯,1950年又逮捕了福克斯的接头人戈尔德。

戈尔德承认,他奉苏联驻纽约副领事雅科夫列夫之命,从参与曼哈顿工程的美军士兵戴维手中获得过的资料。

朱利叶斯·罗森堡出生于1918年,曾是美国青年团的领导之一,1936年,她认识了年长3岁的的埃塞尔·格林格拉斯。

埃塞尔曾是一名轮船公司的秘书,他十分同情工人阶级的遭遇,后来也加入了青年团。

随后朱利叶斯也被逮捕,但是他同样一口否认:“真是荒唐,在两颗投到日本之前,我都没有听说过这种玩意。”

戴维的妻子说:“罗森堡要我转告戴维,需要的相关情报,还给了我150美元。”

接着,戴维拿出了一张他手绘的引爆装置模型的草图,并称当时就是给的罗森堡这张图,现在他凭记忆重新画了一遍。

然而,戴维只是一个技校的肄业生,学习成绩极差,过了四年时间,他如何仅凭记忆就画出复杂的内部模型草图呢?

1973年,美国一名著名科学家看了戴维所绘制的草图,哈哈大笑说:“这简直就是一副拙劣的小孩子的画作,没有任何实际价值!”

在法庭上,朱利叶斯再次反复强调自己没有学过原子能方面的物理课程,根本就不了解。

这时,法官考夫曼问埃塞尔:“你是否认为苏联的制度比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优越?”

朱利叶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我觉得在消灭希特勒方面,苏联贡献出了很大的力量,这是我十分欣赏的地方。”

在监狱里,埃塞尔唱起了歌剧《蝴蝶夫人》中著名的唱段《他将在明朗的日子归来》,另一个房间的丈夫听到妻子美妙的歌声,禁不住大喊了起来:“再来一段!”

一位看守对埃塞尔说:“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还没见过一个男人这样如此深爱他的妻子!”

此外,很多社会名流也纷纷为罗森堡夫妇鸣不平,其中就包括大科学家爱因斯坦。

因此,很多人认为,罗森堡夫妇是政治的牺牲品,大背景是当时美国核垄断失势,美国右翼分子积极推行反苏政策。

罗森堡夫妇案件审判时,刚好是朝鲜战争时期,当时美国反对的叫嚣声一浪高过一浪。

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曾说,罗森堡夫妇一案,必须和朝鲜战争的美军伤亡联系起来。

所以,从一开始,审判的天平就对罗森堡夫妇极为不利,主审法官更是将朝鲜战争中牺牲的美军士兵归咎到罗森堡夫妇二人身上。

实际上,就算罗森堡夫妇确实参与了间谍活动,但他们也只提供了一点无关紧要的资料,对苏联制造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不至于判处极刑。

然而,美国政府之所以要严惩夫妇二人,就是为了表明一个态度:通过此案,要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今天,我们再次回顾此案,可以让人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当时美苏两国政治斗争的残酷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