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过后还有这些人值得被记住!

奥运过后还有这些人值得被记住!

2021年8月8日晚,在东京国立竞技体育场,无数的金色光粒在中央升腾而起,汇聚成耀眼夺目的“光之五环”。

而此次出征日本奥运会的运动健儿们,也不负众望,最终取得38金32银18铜,总计88枚奖牌的傲人成绩。

在观看本届奥运会的时候,瞧妹总会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即使在闭幕式上,看到志愿者们用千纸鹤叠成的“Tokyo 2020”,也依旧有些恍惚。

如果没有那场持续至今的新冠疫情,东京奥运会本该在去年就画下句号,而疫情的到来不仅让自创办以来的奥运会首次延期,也改变了许多运动员的命运。

这次,处于特殊时期的奥运会,牵动着我们每一个国人的心,然而在奖牌的背后,依旧还有许许多多的运动员值得我们去记住。

7月25日下午,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女单第二轮,卢森堡国宝级运动员、58岁的倪夏莲迎来了她的东奥首秀,对阵17岁的韩国小将申裕斌。

看到她笑眯眯地点着头走进赛场,后面跟着小41岁的韩国选手,让人一时难以相信她们的关系竟然是赛场上的对手。

在苦战7局,长达66分钟的“博弈”中,倪夏莲遗憾惜败。落败后的她,面对空无一人的赛场,没有记者的镁光灯,没有鲜花和掌声的簇拥,却仍如进场般灿烂。

尽管不敌年轻对手,但倪夏莲依旧满脸笑容地接受赛后采访:“反正运动总是要搞的,就顺手参加一下奥运会,帮帮人家(卢森堡)嘛。”

算下来,这已经是倪夏莲第五次参加奥运会了,尽管输了,但她说:“我从没想过这个年龄还能站上奥运赛场,也没特别想赢得什么,更不会害怕失去什么。”

谁说昔日杀手飒不过当年?在瞧妹看来,如今高龄出战奥运的倪阿姨,比年轻时更加光芒万丈,而这也正是奥利匹克精神的魅力所在吧!

奥恰洛夫,人称“马龙大护法”,从青年赛到成人赛,从双打到单打,与马龙距今为止交战19次,也输了十九次。

本届奥运会,奥恰洛夫虽惜败马龙,但也却是他最接近胜利的一次,在输给马龙后,奥恰洛夫瘫倒在地的一幕令人感到心碎,那一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还好,在铜牌赛中,奥恰洛夫连续拿到了四个赛点,最终为德国赢得了一枚铜牌!

在拿到铜牌的瞬间,他激动跪地掩面,赛后还发了微博:“真的非常激动,言语已经不能表达我此时的心情!”随后还感谢了自己的中国教练陈宏宇。

虽然,奥恰洛夫在与马龙的交手中,屡战屡败,但是他从未气馁,他认真研究马龙的战术,甚至让妻子穿上印有“malong”字样的衣服与自己对战。

尽管面对马龙这样强大的选手,他还是表现得非常顽强。失败后,奥恰洛夫依然说:“我全心全意地爱着这项运动,用我所有的热情。”

但在夺冠的第一时间,汪顺没有忙于接受采访,而是前去像同场竞技、获得第七名匈牙利的名将拉兹洛·切赫,鞠躬、握手、表达敬意。

切赫的泳坛生涯可以说是既辉煌,又“倒霉”。他曾先后获得过33次欧洲冠军,但却从没有拿到过奥运金牌。

在切赫的黄金时期,也是美国“飞鱼”菲尔普斯的鼎盛时期,于是切赫便成为了菲尔普斯“陪衬”,距离奥运金牌始终有且仅有一步之遥。

然而,切赫却没有这么想。他说:切赫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奥运殿堂游泳,我很激动,而且玩得很开心。”有时候竭尽全力还是会失败,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展现出来的跳水姿势连自己的教练都“不忍直视”,甚至还被不少网友评为“自杀式”跳水,超大水花宛如“炸鱼”现场,噼里啪啦。

之后,菲律宾跳水运动员的视频在网上被大量转播,网友们在看热闹的同时,也在评论里发表了自己的想法:菲律宾的经济水平,远不如中国,运动员的训练条件极其艰苦,能出战奥运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运动员JD Pahoyo 在经历职业生涯的巨大尴尬后,上传了一段他和搭档的双人3米跳板动作的视频,写道:“我为自己和搭档法布里感到骄傲,我们真的尽了最大的努力。”

掌声、欢呼声以及记者们的镁光灯全部都给了领奖台上的选手,然而用最大努力去坚持完成比赛的“失败者”其实一样值得嘉奖。

8月1日,奥运会女子4×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结束后,中国队选手张雨霏等人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等待日本队选手池江璃花子接受完采访。

当池江璃花子与队友走过来,张雨霏主动打招呼,两个姑娘相视一笑,随后张雨霏上前紧紧拥抱她,并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事后,张雨霏告诉记者,见到池江璃花子身形瘦了很多,挺心疼的。所以抱了抱她,约好明年亚运会上再见。

2019年1月,池江璃花子前往澳大利亚集训,因身体不适,提前返回日本。未曾想,经精密检查后,被确认罹患白血病。

治疗期间,她的头发掉几乎掉光了,人也非常消瘦,几乎看不出这副身体曾是专业游泳运动员的。

康复后,即使身体虚弱但是她依旧没有放弃游泳这项运动,一道关一道关的闯,最后用成绩来为自己争取入选奥运会的机会。

虽然最后,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并没有获得奖牌,但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池江璃花子表示:虽有八分懊恼,但还有两分是尽情享受奥运会的快乐。

7月25日,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老将丘索维金娜登上体操资格赛赛场,追溯历史,距离她首度亮相奥运会已经过去了整整29年。

你可能并不了解丘索维金娜,但是她的出现,正是一个奇迹。2002年,她的儿子被查出身患白血病,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已经退役且26岁的丘索维金娜决定复出。

对于体操界来说,26岁是绝对的高龄,然而她并没有就此认输,她拼命的训练自己,因为“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3000欧元的奖金,这是我唯一的办法。”这位伟大的母亲说道。

此次东京奥运会,是她职业生涯的谢幕演出,即使没有获得奖牌,但是她依旧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的钦佩。

与历届奥运会相比,东京奥运会奥运口号在“更快、更高、更强”之后增加了“更团结”。但如果要给“更团结”口号找一个具体象征,那可能没有比难民代表团更合适的了。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难民代表团排在第二个出场,紧跟在代表奥林匹克发源地的希腊代表团之后。29名难动员,分别来自叙利亚、伊拉克、伊朗、阿富汗等11个战火纷飞的国家。

他们拥有联合国认证的“难民”身份,背后代表着8200万人的流离失所,“无国可依”。

就如伊拉克唯一的一名羽毛球运动员亚拉一样,他没有教练,没有队医,也没有任何后勤人员,他从伊拉克做了12个小时的飞机来到日本,只为实现自己的奥运会梦想。

他曾说:伊拉克战火连天,而他只想打球。对于他来说,一个人单枪匹马参加比赛,或者是否赢得奖牌都没有那么重要。

他只是热爱这项运动,也希望世界还能知道他们国家的存在,告诉大家和平比什么都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